某不願透露姓名的高達駕駛員

所有幼稚的、不該出現的東西。

【瑜策】放飞自我

【今天那个三国主公性转梗的后遗症,一个放飞自我的瑜策


注意!!!


是瑜策!!!


周瑜×孙策!!


而且孙策性转!!!性转!!!性转!!!


啊我也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写这一对啊!!!

感动极了!!!
















“你在这里啊。”

孙策回过头看见周瑜踏进了天台,便举起手上拿着的啤酒冲他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

而周瑜却皱起了眉:“你怎么还在喝酒?”

“怎么了?”孙策满不在乎又灌了一口啤酒。

周瑜快步走上来拿走了她的啤酒:“对身体不好,少喝点酒。”

“无聊啊……”孙策没什么反抗的就把啤酒给了周瑜,却看见周瑜毫不犹豫的仰头喝了剩下的啤酒,“不过我说,你不是也在喝吗?”

然后就被周瑜拉着领带亲上了嘴:“唔?”

“没有酒了。”周瑜舔了舔她的嘴唇说道。

孙策拿手背擦自己的嘴:“你这样略恶心啊。”

周瑜没理她,眼神看向了孙策解开到第二颗扣子快要露出胸衣的衬衫,忍不住拉过来给人扣好:“不要这么穿衣服,什么都可以看到了。”

“没关系啦。”孙策说,“我穿了背心,而且穿的裹胸。”

“可我不想让别人看。”周瑜顺势把头埋在孙策的肩窝,手臂圈起了她的腰。

“哈哈哈,那我在学校外面穿的是长袖长裤啊,要不然周末穿出来陪你玩啊。”孙策笑他。

“好啊。”周瑜答她。

“可是仲谋周末也有事,我没法拒绝她啊。”

“你就跟仲谋说是约会,她会理解的。”

周瑜抬起头,呼吸撒在孙策脖颈一带,弄得她忍不住想躲:“忽然就变成了约会啊?”

周瑜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都是我的约会。”

“这么会讲情话吗?”孙策笑他,“不愧是你们年级最受欢迎的男生之一。”

“你也很受欢迎啊……”周瑜垂下眼,“为什么会比我们大一届呢?”

“也许是因为死的早吧。”

听到这句话周瑜忽然收紧了胳膊,“疼疼疼,我的腰没有那么细啦你不要勒我。”孙策叫道。

“……抱歉。”周瑜低声说。

“别这样啊,又不是你的错嘛。”孙策想要抬手揉他的头,但无奈手臂也被周瑜环抱着,只能十分别扭地拍拍他的后背。“而且我还活着啊。”

“嗯。”周瑜把嘴唇贴近她的脖子,皮肤之下有血液在血管里奔流。她是活的、是属于我的,活生生的孙伯符。周瑜这么想着。


#

周末一大早周瑜就在孙策家楼下等她,孙策一边穿鞋一边朝底下喊“你稍微等一下”,周瑜没说话,其实他已经等了十来分钟了。

孙策穿了一双高帮马丁靴,细碎的鞋带十分麻烦,下来的时候还有一点没有整理好,周瑜蹲下身来帮他系了起来。

“你今天没有带平光镜啊。”孙策笑道,“还是这样好看。”

周瑜忍不住有点脸红,想要借推眼镜的动作遮挡一下,又发现自己没有带眼镜。孙策“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挽着他的手往街上走去了。

但是在街上的时候周瑜还是有点轻微的不爽,孙策今天非常有信誉的穿了一身长袖长裤。长裤是朋克风的裤子,上面有金属链,上身是衬衫搭马甲,马甲解开配上了一条打的很随意的领带,整个人透露着一股子随性的帅气。

或许是太帅气了,一路上总是能看见很多人将目光放在孙策身上,她也不自知,一路走走吃吃。周瑜的耐性终于在看见有同龄女孩过来找孙策搭讪时彻底告罄,等人走了之后周瑜立马把孙策拉进了一家女装店。

在店里选了一件白色雪纺衫和一条裤子,搭上了一双高帮白色小羊皮靴子,推着孙策去换了。

出来时导购员笑道:“您男朋友的眼光很好,这一身和您的头发很搭,而且风格也有了不同。”

“为什么要换这样一身?”孙策抬起手臂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她的头发在发威微卷,跟孙权一样是浅栗色,穿起这身显得格外甜美。


“你穿刚刚那身太显眼了。”周瑜说。

“不是按照跟你的约定穿出来的吗?”

“那样穿你很快会遇见麻烦的事情的。”

“什么啊。”孙策耸耸肩,“你不要这样危言耸听,很像一个神棍。”

“不信就算了,到学校你就会知道了。”周瑜这么回答她。


原本孙策并不在意周瑜说的话,但是结果孙策一去到学校就被人在教学楼旁拦住,红着脸的女孩递给了她一封信,然后就飞快的跑掉了。

孙策现在就正对着情书唉声叹气,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向周瑜交代。虽然最开始收到情书时孙策还摸了摸自己的脸,沾沾自喜了一下即使身为女孩子自己的魅力也没有丧失掉这种事,但反应过来以后就只剩下头疼了。

晚上放学的时候周瑜在校门口等他,却没有见到孙权。

“仲谋呢?”孙策有些奇怪。

“她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哦……”孙策点了点头,顿了一会,“公瑾,我跟你说一个事情。”

“嗯?”

“我今天被女生告白了。”

周瑜的目光闪了闪:“嗯。”

“你一点也不奇怪哎。”孙策跳到他面前拦住他,抬起头来与他直视,“太平淡了,让我怀疑是不是你使得坏,特意派人过来跟我告白。”

“……不是。”

既然周瑜都否认了,孙策便也不在追究,拉着他的手往家里走去了。

周瑜被孙策拉着,心里却想着其实说告白事件与他完全无关也不对,因为如果不是他特意放行,那封情书根本不会送到孙策面前去。

但是这有怎么样了呢,他要抓住孙策,下定决心那刻就决定了不顾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价。


#

孙策有点烦躁。

她现在有点害怕见到周瑜,当然不是因为别的,身为模范情侣,在双方父母眼中中学毕业就可以订婚的金童玉女,她与周瑜的感情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是,她现在有点慌张。

前阵子有外校的学生过来挑衅,学校里面不少瘦弱的女孩子被抢走了钱包,孙策那段时间有点忙,没有空闲管这种事情。

下面的人最开始也算是解决了,成功的让人安分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外校的人心这么宽,好像是看中了这里没有人统一调配一样,又一次跑了过来。

于是孙策就扎起头发跟他们一起去打架了,她原本就是那种很能凝聚人心的人,虽然是个女孩子的身体但也赢得了很多人的信任,前世所学习的御人之术和兵法都派上了用场,她也算是这所学校的大姐头了。

孙策右耳有一个耳环,银制的,和周瑜的耳钉是一套,专门请人来打造的,当然耳洞也是一起去打的。孙策有打架前摸一摸耳环的习惯,她希望这样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好运。

不幸的是那次的运气真的非常糟糕,孙策在大意中被人用铁棍击打了腰部,登时麻了半边身子。她撑着半残废的身子打翻了三四个,然后实在撑不住的靠在了墙边。

虽然最后还是他们胜利了,但那一铁棍下来的伤也不是轻易就能好,周瑜不喜欢她出去打架,更不喜欢她受伤。

孙策揉了揉头发,想晚上要怎么躲过周瑜。

结果到最后还是没能躲过周瑜,她故意磨蹭到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才走,但出去一看周瑜还是在校门口等她。

“走吧。”周瑜说。

孙策有点尴尬,她背后的伤还在疼,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对,很怕周瑜会看出来。

一路上孙策因为紧张都没顾上跟周瑜说话,好不容易到楼下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周瑜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怎么了?”

他皱起眉来,脸色暗沉,眉眼依稀还是那个发起火来就无人不避其锋芒的大都督,孙策下意识地僵硬了起来。


还没等她想好谎话给周瑜糊弄过去,那人就自顾自的掀起了她的衣服,伤口还是肿的,孙策因为自己看不到也无法判断是不是青了,但周瑜的脸色已经明显不好了。

“怎么弄的?”

“……我说公瑾你这样对别的女孩可是会被叫流氓的吧。”孙策试图转移一下话题。

“怎么弄的?”周瑜加重了语气,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跟人打架。”

“谁?”

“就是外校的过来挑衅啊,又不是我们的错。”

“那你为什么要去?他们解决不了吗?”周瑜说。

“我不能去吗?”

周瑜张了张嘴,好像也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但却固执的抓着孙策的手。

孙策也没有挣脱的意思,就安静的看着周瑜。

到最后周瑜只是拉了拉孙策的手低声说:“下次你在遇到这样的事记得喊我。”

孙策看着他歪头笑了笑,打趣道:“喊你做什么?”

“护你。”周瑜说着对她笑了笑,眼睛里全部是夕阳打进去的光,“这一次我一定护好你。”

“好啊,我等着。”






fin


评论(10)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