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透露姓名的高達駕駛員

所有幼稚的、不該出現的東西。

【反逆/白黑】不朽

短打,脑洞


※雀仔视角


【找时间延伸,伸完删【当然也可能没有时间【。】】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的主君向他缓步走来,暮紫的瞳仁晶莹透亮,勾起的唇像是开不败的花。

而他大概是在宣誓,起誓要成为他的骑士。耳边是神父呢喃的讣告,他半跪着看他步步行来。

谦卑,那人的足边忽然溢出鲜血,浓稠污秽的黑浸染了他白色的长靴。

荣誉,鲜血开始向他身上蔓延,雪白的披风上开出了妖异的花。

牺牲,他的披风忽然从底部腐朽,侵蚀湮灭,归于尘土。

英勇,马靴不知何时被腐蚀了,伸出来的却是一截白骨,踏在血中,如生白莲。

怜悯,白骨负担的身体依旧一步一步走的安然优雅,好像摇摇欲坠的并非他的脊骨。

精神,那双暮紫的眼眸忽然化为血红,猩红的不死鸟印记其上,像是久远未来里,最后的光。

诚实,那与双眼同色的红宝石随着衣料的消失从身上下落,像是一滴凝固的鲜血,掉在地上,尘埃落定。

公正,衣袍之下白骨森然,他迈出最后一步,把剑交与他手,典礼结束。而他转眼软倒,红唇化为粉末,容颜变作枯骨,红粉骷髅。

他伸手揽住这具白骨,却见他当胸横插一把利剑,而剑柄,握在他掌心。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