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不願透露姓名的高達駕駛員

所有幼稚的、不該出現的東西。

马年文手总结【尘炎】

啊哈哈我来尘炎吧也整一年了这一年的产出还是蛮满意的啦。

很开心认识了这么多亲友,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很美好!认识你们是我的荣幸!









第一题:最喜欢的开头





你若选择了我,今生便注定要漂泊。

萧炎第一次站在净宫内,药尘如是对他说。





【陪伴的感觉,一同漂泊把对方当作浮木什么的。】









第二题:最喜欢的结尾





魔王求助的看向对面的人,却只能从他眼底看到无尽的冷。

噢,他是不被期待的孩子。

他仰面倒回床上,火焰渐渐熄灭,意识渐渐模糊,神采渐渐散去。

他死去了。

冰霜从他的身下蔓延,带着凛冽的寒气与白雾。

骑士则离开了城堡,回到了东方的神坛。

北方却慢慢被冰雪侵蚀,暴风雪呼啸而来。狂风在这里一年四季的飞舞着,雪花还在不知疲倦的舞蹈着。

河水结了冰,树木挂上了霜,土地被白雪覆盖了。

而春天,再也不会来到了。





【这个我真的超满意!

可以说四方最开始就是为了最后一句春天再也不会来到而产生的脑洞啊!】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





萧炎拿着玄重尺俯冲而下,冷声道:“吾自十三岁开始正式修炼,二十七岁成帝。期间大战小战数不胜数,无数次死里逃生。你又,凭什么不为吾所败?”

萧炎玄重尺一挥,罗丹便有倒于地面,她此时已是神志不清,只知念叨一句: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萧炎面无表情,走到她身边,玄重尺立于她脖颈处。

他一字一句,声音能冷的掉出冰渣:“若是真有你说的神明,那就让他亲自来。要伤我重要之人,哪怕他是神,我也照杀不误!”

“神挡杀神,佛挡,吾便弑佛!”





【呜哇感觉这样才能表现出炎帝大人温柔而强硬守护的内心,小炎子其实身上有一种铁的坚硬啊。】











第四题: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药尘看萧炎同一群公子王孙在侍卫的护卫下走过来,呆楞不知如何反应。

他想他看清了。

一手拨开浓雾,将自己模糊的感情,全部看清了。

那叫嚣着、喧闹着的感情,清晰而明了的告诉他。

他喜欢他。

他想与他相携一生。

他觉得,他已经可以直面那份感情,再不回避了。

有时候想通一件事,会感觉整个人豁然开朗,心底涌上了层层明媚笑意。

药尘在坐中抬眼看萧炎,看他在天子坐席之中,朝野大臣之中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他的苍鹰开始飞了啊……

雄雄展翅,搏击于飞。





【捂着脸说简直小言。】











第五题:觉得最满意人物描写







药尘先是看到一双水色潋滟的黑色瞳子,才慢慢注意了那白皙的皮肤和尖尖的下巴。

孩子先是眨了眨眼,像是没反应过来,而后又连忙道谢。





【啊哈哈可爱的小炎子小包子,白嫩嫩的脸蛋肉肉的,眼睛大大的简直萌的我(*/ω\*)】











第六题:觉得最满意的环境描写





多漂亮。药尘在心中感慨。萧炎却又冲他笑,以口型做指:礼尚往来。

然后扬长而去,模样干脆的好似身后的一切都与他无关。药尘不甚在意的笑笑,看他身影渐渐消失在曲折的回廊中,昏暗灯光下渐渐不见。弯下腰捡起方才丢在地上的领结,细长手指一颗颗扣上扣子。而后优雅的撑扶在长廊栏杆,那里雕刻着该隐离去的场面,布图诡异而沉闷。他斜依其上,笑容模糊。





【我就只有这一段环境描写啊哈哈……】













第七题:满意的H或接吻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作者说她比较想写叫床。”药尘淡然端茶。

“床床床床?”萧炎叫床。





【没有H没有吻,但是我还是要写哼唧。

其实我也不是不写只是那是肉典的文哦☆】











第八题:觉得槽点最多的部分

萧炎笑笑,给药尘发了句话。

千里相思同赠君。











个屁咧。

萧炎发完那句话就听到寝室门被人敲响,那个刚刚一把文艺的青年站在他们寝室门口冲他举了举手里的袋子:“要吃月饼吗?”

#论寝室近的好处#

#大晚上跑过来你就为了说这个#

萧炎满脑子刷着弹幕,然后有些发愣的点了点头。

然后这个中秋节的夜晚就在莲蓉月饼的香味和严肃的人生交谈中过去了。

最后,学校桂花很香。





【哈哈哈哈是不是很高能】











第九题:希望以后能写出什么样的文



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再接再厉,能够填完坑交完稿。

希望能够再写更多的古风paro呀!



尘炎我还能再战五年!


评论

热度(13)